《永遇乐·明月如霜》苏轼

彭城夜宿燕子楼,梦盼盼,因作此词。

明月如霜,好风如水,清景无限。曲港跳鱼,圆荷泻露,寂寞无人见。紞如三鼓,铿然一叶,黯黯梦云惊断。夜茫茫,重寻无处,觉来小园行遍。

天涯倦客,山中归路,望断故园心眼。燕子楼空,佳人何在,空锁楼中燕。古今如梦,何曾梦觉,但有旧欢新怨。异时对,黄楼夜景,为余浩叹。

《永遇乐·明月如霜》古诗简介

《永遇乐·明月如霜》是宋代文学家苏轼的词作。此词是作者夜宿燕子楼感梦抒怀之作,上片以倒叙笔法写惊梦游园,描写了燕子楼小园的无限清幽之景;下片抒写凭吊燕子楼,登高远眺的感慨。这首词深沉的人生感慨包含了古与今、倦客与佳人、梦幻与佳人的绵绵情事,传达了一种携带禅意玄思的人生空幻、淡漠感,隐藏着要求彻底解脱的出世意念。词中“燕子楼空”三句,千古传诵,深得后人赞赏。

《永遇乐·明月如霜》翻译/译文

明月如霜般洁白,好风就如同清水一样清凉,秋天的夜景清幽无限。弯弯的水渠中,鱼儿跳出水面,圆圆的荷叶上,露珠随风落下,但夜深人静,这样好的美景却无人看见。三更鼓声,声声响彻夜空,一片树叶悄悄落到地上,轻音竟把我的梦惊断。夜色茫茫,再也见不到黄昏时的景色,醒来后我把小园处处寻遍。

那长期在外地的游子早已疲倦,看那山中的归路,对着故乡家园苦苦地思念。看如今燕子楼空空荡荡,佳人盼盼已经不在,楼中的画堂里空留着那呢喃双燕。古今万事皆成空,还有几人能从梦中醒来,有的只是难了的旧欢新怨。后世有人,面对着这黄楼夜色,定会为我深深长叹。

《永遇乐·明月如霜》注释

⑴彭城:今江苏徐州。燕子楼:唐徐州尚书张建封(一说张建封之子张愔)为其爱妓盼盼在宅邸所筑小楼。

⑵紞如:击鼓声。

⑶铿然:清越的音响。

⑷梦云:夜梦神女朝云。云,喻盼盼。典出宋玉《高唐赋》楚王梦见神女:“朝为行云,暮为行雨”。惊断:惊醒。

⑸心眼:心愿。

⑹黄楼:徐州东门上的大楼,苏轼徐州知州时建造。

《永遇乐·明月如霜》赏析/鉴赏

主要

苏轼《永遇乐》是一首清丽脱俗的词,此词抒发对人生宇宙的思考与感慨。词中状燕子楼小园清幽夜景,抒燕子楼惊梦后萦绕于怀的惆怅之情,言词人由人去楼空而悟得的“古今如梦,何曾梦觉”之理。

内容

上阕写清幽梦境及梦醒后的怅然若失之感。起三句总写秋夜清景,各以霜、水分喻月、风,并小结以“清景无限”,赏爱之心已溢于言外。首句写月色明亮,皎洁如霜;秋风和畅,清凉如水,把人引入了一个无限清幽的境地。“清景无限”既是对暮秋夜景的描绘,也是词人的心灵得到清景抚慰后的情感抒发。“

下阕乃醒后述怀,语意沉郁而超然独悟。换头三句是实写心境,写在天涯漂泊感到厌倦的游子,想念山中的归路,心中眼中想望故园一直到望断,极言思乡之切。此句带有深沉的身世之感,道出了词人无限的怅惘和感喟。杜甫曾有诗云:“天畔登楼眼,随春入故园。”苏轼此处当是化用杜诗,写登楼后的思家心理。

词人将景、情、理熔于一炉,围绕燕子楼情事而层层生发。景为燕子楼之景,情则是燕子楼惊梦后的缠绵情思,理则是由燕子楼关盼盼情事所生发的“人生如梦如幻”的关于人生哲理的永恒追问。全词融情入景,情理交融,境界清幽,风格在和婉中不失清旷,用典体认著题,融化不涩,幽逸之怀与清幽之境相得益彰,充分显示出苏轼造意行文的卓越不凡。

这首词深沉的人生感慨包含了古与今、倦客与佳人、梦幻与佳人的绵绵情事,传达了一种携带某种禅意玄思的人生空幻、淡漠感,隐藏着某种要求彻底解脱的出世意念。词中“燕子楼空”三句,千古传诵,深得后人赞赏。

与《永遇乐·明月如霜》相关的诗词

  • 《永遇乐·一水如绳》宋朝·李弥逊

    一水如绳,两山如翼,绿野如绣。松院干霄,筠庄枕浪,揽尽溪山秀。水南水北,竹舆兰棹,来往月宵花昼。问人间、天上何处,更寻大围小有。人言拒梗,功成仙去,丹鼎夜寒光透。唤取云英,炼成石髓,日月齐长久。烦君挟我,朝元真阙,两翼羽轻风骤。此时看,小茅峰顶,有云贯斗。

  • 《永遇乐·彭城夜宿燕子楼》宋朝·苏轼

    彭城夜宿燕子楼,梦盼盼,因作此词。

    明月如霜,好风如水,清景无限。曲港跳鱼,圆荷泻露,寂寞无人见。紞如三鼓,铿然一叶,黯黯梦云惊断。夜茫茫,重寻无处,觉来小园行遍。

    天涯倦客,山中归路,望断故园心眼。燕子楼空,佳人何在,空锁楼中燕。古今如梦,何曾梦觉,但有旧欢新怨。异时对,黄楼夜景,为余浩叹。

  • 《永遇乐·子来观》元朝·王哲

    子来观,人观趣,笔词做。友琅琅,朋密密,每遥瞻觑。空耸现,琼楼景,兆妙玄同所。门开、风月清明,四序长春堪度。宜纵酒,时卯上,醉还醒复悟。逸怀摅,消情减,喜讴吟处。诚致祷,延彭祖,助本元坚固。今有、真乐神仙,到斯永遇。

  • 《永遇乐·建安施明望,与余同僚,三年心期,》宋朝·蔡松年

    所畏仰,不复更言。独记异时,共论流俗鄙吝之态,令人短气。且谋早退,为闲居之乐。斯言未寒,又复再见秋物,念之惘然。辄用其语,为永遇乐长短句寄之,并以自警正始风流,气吞馀子,此道如线。朝市心情,云翻雨覆,千丈堆冰炭。高人一笑,春风卷地,只有大江如练。忆当时,西山爽气,共君对持手版。山公鉴裁,水曹诗兴,功业行飞霄汉。华屋含秋,寒沙去梦,千里横青眼。古今都道,休官归去,但要此言能践。把人间、风烟好处,便分中

  • 《永遇乐·秋夜》清朝·徐灿

    团扇才收,凉风俄透,粉红零剪。霞卷冰绡,一天寒碧,只有愁相见。

    惯愁双黛,也须耐得,多少雨嗟云倦。路茫茫、东篱在何处,罗袜棱棱寻遍。

    回头曾念,几番尘梦,目断还教肠断。叶砌层阶,霜欺馀菊,去雁应相怨。

    玉漏频传,晶帘时曳,烟结香篝如霰。今宵对、依依明月,此情何限。

  • 《永遇乐·懒散家风》宋朝·葛长庚

    懒散家风,清虚活计,与君说破。淡酒三杯,浓茶一碗,静处乾坤大。倚藤临水,步屧登山,白日只随缘过。自归来,曲肱隐几,但祗恁和衣卧。柴扉草户,包巾纸袄,未必有人似我。我醉还歌,我歌且舞,一恁憨痴好。绿水青山,清风明月,自有人间仙岛。且偎随、补破遮寒,烧榾柮火。

  • 《永遇乐·山谷家风》元朝·刘秉忠

    山谷家风,萧原作潇,据抄本改闲情味,只君能识。会友论文,哦诗遣兴,此乐谁消得。壶中天地,目前今古,今日还明日。似南华蝶梦醒来,秋雨数声残滴。诗书有味,功名应小,云散碧空幽寂。北海洪尊,南山佳气,清赏今犹昔。一天明月,几行征鹰,楼上有人横笛。想醉中、八表神游,不劳凤翼。

  • 《永遇乐·上巳,和慈博》清朝·杨玉衔

    未到春归,且从春乐,乐游游宴。

    修禊人来,流觞水曲,更沸天弦管。

    桃花汛后,华林园外,那有等閒莺燕。

    落蛮荒、绮罗裙屐,年少升平俱远。

    江湖满地,清明作客,身共时光流转。

    琴谱南风,筵开东洛,盛会无缘见。

    衰颜白发,排愁无力,空负采兰心眼。

    稽故事、金人捧剑,霸图待展。